当前位置:免费信息发布网 > 武汉免费发布信息网站

门罗是主妇作家 写人类普遍的微小的感情文章

武汉免费发布信息网   发布时间:2021-11-09   
张悦然:门罗是主妇作家 写人类普遍的微小的感情 文章作者:张悦然 于… 来源:凤凰文化 -- ::

    导语:年诺贝尔文学奖于月日揭晓,获奖者为加拿大作家爱丽丝•门罗。中国青年女作家张悦然作为门罗的忠实读者,为我们细致分析了门罗作品中的玄妙:从描写人类普遍的感情到并不抗拒男权社会,从结构上的独特性到强烈的宿命感。

    门罗小说没有政治背景 写人类普遍的微小的感情

    张悦然:门罗获奖,我觉得略微有点点吃惊的,门罗的情节性特别强,其实说句公平的话,我们一直在说村上春树的情节性太强,或者说他的小说是不是有庸俗的嫌疑。其实我是觉得在情节性强的这个问题上面,门罗真的是不输给村上春树。门罗在全世界应该有很多很多的读者,我觉得她的小说是那种你在坐车或者在所有地方都很容易进入的。

    我在很早的时候就知道门罗,因为她在《世界文学》杂志上也登过文章,在国外的时候也能看到她有很多的小说集出版,我也买过她英文版的小说集。我觉得她的小说确实没有什么政治背景,她是谈人类普遍的微小的一些感情的变化,你对这个小说发生的地方,或者说整个人的教育背景的所有东西,不需要有特别多的了解。其他有一些作家有他自己背后的政治背景、宗教背景、所有的背景,你会觉得你必须得了解那些,然后才能够进入他。所以有的时候你会有进入那些作家的焦虑,就是觉得我是不是能够充分地读懂他的焦虑。但是门罗就完全没有这种焦虑,因为她写的确实是一些特别普遍的人和人之间的感情,她可能发生在任何的地方。这是第一点。

    第二点,门罗她是一个比较传统的小说作家,她的小说不是那种特别实验性的,形式特别强的那种,她甚至是有一点点保守,她用一种非常传统的、契诃夫式的那种方式在写小说,是非常符合故事性的,然后小说有很强的情节性。有的时候这个情节里面依靠着很多的偶然,然后一些小概率事件。她小说是很好看的。

     门罗是“主妇作家” 她从不刺痛你

    门罗写很多女性,很多人现在都在说门罗是个主妇作家,我觉得是这样的,就是门罗她能够感觉到,她和她的小说人物应该还是生活在一个男权社会里的,所以说她不是那种非常强的女权主义者。她在写女性,并且是在为女性争得一些权益,或者是争得一些自由,但是她绝对不是特别强烈,或者说特别走在前面的女权主义者。感觉到她里面还是有男权的阴影,那里面的女性还是没有完全地得到自由。她要的只是一点点的空间,并不是那种彻底的颠覆,她其实还是在说女人在男权社会里面怎么样得到自己的自由和空间,怎么样与这个世界相处,而不是说去把这个事件破坏、摧毁,我觉得门罗不是这样一个观点。

    她作品中的价值倾向是充满和解和包容的状态,而不是一个彻底的,特别尖锐的对抗。比如说把她和阿特伍德做比较。她两个人虽然只差岁,但她两个人的小说观,我觉得至少差年,因为阿特伍德是一个非常实验性的作家,她小说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拼贴,各种后现代小说的写法,然后她对形式的强调,而且她有特别强的女权的姿态,比门罗要强硬很多,就会让一些人不舒服,可能有人特别喜欢她,可能也会有人特别不喜欢她。但是门罗,我觉得不会有人特别不喜欢门罗,因为她是一个让你觉得还是非常能够读进去,能够慢慢在你心里融化的那样一种,不是拿一个刺刀一下刺你的那种感觉。

    门罗的产量是非常大的,她的短篇小说写的非常多,我觉得她就是把小说当成一个个的故事来写。作为一个小说作者和小说还是有距离的。当然,这里面的情节性又非常的强,然后有一段话,她说--她觉得短篇小说就是像一个一个的房间,好像你走进去参观一个屋子,然后她里面有一间一间的房子,你住这个房子,拐到那个房子,然后再走到那个房间,她觉得是这样一个感觉。所以你能感觉到她的短篇像小中篇,就其实是很多个小的单位组合起来的。

    门罗作品中有强烈的宿命感

    她很冷静,她作为小说作者有距离。另外,门罗的小说里面其实有很强的宿命观,你能感觉到她的人物,好像被一个更大的东西控制,然后就是被她的命运收复的感觉,这也是我觉得她是一个比较传统的作家,就她还是挺相信,挺敬畏一些东西的。其实在很多传统的作家那里,因果的东西特别强。比如说像雨果,但是,宿命东西太强的时候,很多时候也是不利于小说的,因为他自由创作的空间会被紧紧地给束缚住,就你会觉得必须得遵循这个秩序。这种宿命感事实上也有契诃夫的影响,而且还是娓娓道来的,另外,我觉得还有一些美国文化的影响吧,两个国家离的那么近。

    诺奖给门罗代表着对短篇的重视

    关于长篇,我觉得确实挺怪的,就是可能小说家确实有一个适合自己的长度,其实在她的小说里面挺典型的,就是时间的元素,她虽然是写短篇小说,但是他短篇小说往往都是会有一个倒序或者是多年以后,它会有一个跳出来的场景,另外一个时间。然后从这个元素、这个角度来说的话,她的很多小说真的确实是更像中篇或者更长的篇子。但是可能确实因为它里面的事情或者她吐出的那个情感,是一个特别微小的点,这个点好像在这个短篇里面,才能够让你一下觉得好像被震动了一下,也许放在长篇里面就稀释掉了,你就没有办法集中的感觉到这个点。

    门罗拿到这个奖,可能也是在呼吁对短篇小说的重视吧。再者我觉得是对传统的这种说故事的小说的一个回归。目前中国出版太注重鸿篇巨制。

    张悦然(-),女,山东济南人,青年作家。已出版作品有:短篇小说集《葵花走失在》、《张悦然十爱》。长篇小说《樱桃之远》、《水仙已乘鲤鱼去》、《誓鸟》,图文小说集《红鞋》,主编主题书《鲤》系列等。年,张悦然以万元的版税收入,荣登“第一届中国作家富豪榜”,成为当年度唯一登榜的后女作家,引发广泛关注。


 1/2    1 2  


门罗是主妇作家 写人类普遍的微小的感情文章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
我要点评门罗是主妇作家 写人类普遍的微小的感情文章
用户名: 密码: (游客无需填写密码)

验证码: 看不清楚,点击刷新 (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,请点击验证码刷新。)
【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】